• 108阅读
  • 0回复

巴尼特文章:《我们今后在东亚起什么作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futa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1975-06-30

    说美首要任务是保持同日本的有效联盟,其次是改善美中关系并使这种关系制度化,第三是确保苏不能在这一地区发挥支配性作用
    【本刊讯】美国《华尔街日报》六月二十七日刊登多克·巴尼特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我们今后在东亚起什么作用?》,摘要如下:
    美国对东亚的政策正处于困难的过渡时期。柬埔寨和越南的非共产党政权的迅速崩溃和失败,使得这里和国外人们对美国今后在这个地区的作用普遍感到捉摸不定。美国国会不愿支持政府的许多建议,这使得美国的领导人同舆论在许多政策问题上的分歧更加突出了。对于美国的利益以及优先任务一直在进行辩论。
    人们对于美国的意图、我们在亚洲的“留守力量”、以及美国承担义务的信用可能遭到破坏等问题都表示了认真的怀疑。某些人士对美国可能出现一种新孤立主义的趋势感到担心。几年以前在对外政策方面全国意见一致的局面显然已遭到破坏,如果不是已经消失的话,而我国面对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要重新确定我国对东亚的政策,并逐渐确立起足够的公众支持来使之延续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东亚的整个局势应当怎样看呢,怎样找出我们的利益和优先任务呢,怎样确定我们的立场和政策呢?出发点应当是承认,尽管在一个进行调整和变革的时期本来就存在许多问题和危险,但是从根本上说,东亚目前的局势,就美国的利益来说,仍然比仅仅几年以前的局势要有利一些。
    几乎没有人愿意回到六十年代末期的那种局势去,左右当时局势的是中美之间的敌意的对抗状态和美国卷入越南战斗的局面。现在不仅美中发生冲突的危险已有所减少,而且看来已经出现了或者即将出现一种新的四国均势的局面。这看来对所有四个国家都形成了一种新的约束,进一步阻止四国中任何一国采取重大的军事行动,因此大概将会减少任何一国在这个地区称霸,或者这个地区的大国之间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危险。继续玩弄手法四大国之间将继续进行竞争和继续玩弄手法,但是看来不大可能出现最危险的阵容调整——例如,美国和日本公开分裂,从而使日本同中国或苏联联合或者使日本大规模重整军备,或者要末是中苏之间全面和解,要末是中国同苏联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在这个地区,不论是在一些小国国内还是在它们之间的关系中,有许多引起不稳和冲突的长期因素,朝着由军人统治的极权主义发展的趋势一直是令人沮丧的。但是许多非共产主义的小国在经济上的表现一直是十分显著的,在印度支那各国以外,这个地区没有任何共产党或共产主义运动看来强大到足以在目前对现有的非共产主义政权构成挑战或严重威胁。
    现在应当怎样来确定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利益和优先任务呢?从安全和经济两方面来说,目前美国居最优先地位的利益都是要同日本保持一种能够维持下去的密切和持久的关系。
    下一个优先任务是要同中国保持一种至少会避免重新发生冲突和对抗并防止退回到过去状态的关系。希望也许可能不仅仅做到这一点,应当在美中关系方面做出努力,以扩大、改善两国关系并使这种关系制度化,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说,人们应当预料到这一点相对来说将是逐步渐进的和难于做到的。在最好的情况下,在今后这段时期的美中关系将是既保持有限的缓和又保持有限的敌对关系。
    苏联现在显然企图增加它在东亚的存在和影响,部分是为了“遏制中国”,但是成功有限。由于地理、政治、经济等各种原因,它想大大扩大影响的可能性大概是不大的。但是,美国的第三项首要任务应当是确保苏联不能发挥支配性的作用。这在目前不是一个紧迫问题。事实上,苏联的影响显然是大国中最小的,远远落在美日中的后面。不过,苏联日益增加的海军力量的确使人感到有点不安,美国必须不让苏联的海军力量处于主导地位。
    目前极其重要的是维护新的四国平衡的相对稳定和防止可能使这种平衡根本打乱的冲突和重新结盟。看来这样做的前景是不利的。当然,考虑四国平衡意味着,美国必须接受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都不能居于支配地位。
    从美国的根本安全利益来说,有关大国的问题必须首先考虑,但除了这些问题以外,尽力缩小或控制有关那个地区的小国的冲突和支持和平发展的努力,这显然是符合美国的广泛的利益的。对日本的威胁从美国利益的角度看,朝鲜是极其重要的,部分原因是,那里存在着发生冲突的危险,而这种冲突能够很容易地把主要国家卷进去,并且会大大影响美国同这些国家
    ——特别是日本,但也包括其他国家——的关系。美国要帮助制止这个半岛上发生冲突,就应当保持它同南朝鲜的条约,同时设法施加美国的影响来鼓励南部的政治自由化以及南北对话与缓和。虽然美国调整同南朝鲜的军事关系与减少美国的驻军是可取的,但是美国很可能必须在南朝鲜保持某种空军力量,一直到在增加这个半岛的稳定性方面能够取得进展为止。
    从军事—安全角度对美国利益来说,东南亚整个说来重要性较差。而且在东南亚必须区分印度支那各国和东南亚其他国家。这并不是说所有这些地区之间没有重要的联系,但是它的确意味着对那个地区不应当应用任何简单的多米诺骨牌理论。
    在那个地区将会继续有四国竞争(但是这种竞争很可能主要是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而且将会出现小国在大国之间保持均势的趋势。尽管美国的作用下降,但是它很可能将继续是这个地区的四个大国中影响最大的一个,接着是中国和日本,然后是苏联。政策调整一种巨大的危险是,随着我们进入这一过渡时期,美国在整个东亚的地位的可靠性,无论是在亚洲人的心目中还是在美国国内看来都可能遭到严重破坏。(已经有证据证明人们对这方面抱有怀疑。)为了缩小这种危险,美国政府决不应当把今后我们政策的不可避免的调整当作出乎意料的、可以避免的和危险的危机来对待,而应该当作走向可以维持下去的新地位的过程的一部分来对待。
    它应该向亚洲人、而且也向美国人解释和澄清我们打算在今后五年奉行什么样的政策,并且设法在这一新的基础上取得支持和一致意见。
    在这方面,一种新的均势的概念是重要的。老的概念——如尼克松主义——作为一种概念基础看来已经失去效用。应该明确说明,在新的均势中,美国认为没有一国能够称霸,而是自己决心要起一种具有关键意义的重要的和长期的作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